城市中的自然———存量更新与绿色再生

怎样在网上通过正确渠道赚钱

城市中的自然———存量更新与绿色再生

发布日期:2016-10-26 浏览次数:1128
来源:花卉报|作者:郭泽莉 
 
  “城市中的自然———存量更新与绿色再生”主题论坛于9月28日在北京容观国际创意工场举行,论坛分为主题演讲和圆桌论坛两部分。嘉宾围绕“北京国际设计周·北京绿廊2020———融合自然的城市更新与共享”的主线阐述各方观点,使参会者对规划、建筑、园林在城乡生态环境建设中发挥的作用及多学科联合的重要意义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强化规划权威性实现新系统平衡
 
  北京园林学会理事长张树林围绕“建设融入自然的城市”主题,首先解读了北京市现行绿地系统规划(2004年至2020年)。她指出,在该规划中,将市域绿地系统分为山区、平原和城市建成区三个层次。在中心城绿地系统规划制定中,坚持以人为本、生态优先、绿地优先的城市规划理念,构筑城乡一体的绿地系统,使城市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此外,注重园林绿地的文化内涵,创造环境优美、生态健全的人居环境,追求城市与自然的共荣。
  随后,张树林表示,多年来北京城市建设占据了太多绿色空间的“领地”,城市规划的权威性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只是作为一个远景或者挂在墙上的宏伟蓝图。基于此,她又将北京市总体规划(2004年至2020年)的修改重点进行了解析,并对北京未来建设提出积极的研究探索方向。
  首先,现行规划以人口、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底线,倒逼城市功能调整,规模控制,结构优化和质量提升。
  其次,确定统一的城市发展各项指标,将城市规划向城乡规划转变。
  第三,特划定“城市增长边界”和“生态保护红线”作为一项核心内容,将全市划分为生态红线区、集中建设区和缓冲区。目前北京市“山、水、林、田、湖”生态资源占市域面积61%,总规修改后,生态保护红线面积占市域面积的70%。
  第四,大气治理增加了PM2.5浓度指标,提出到2020年PM2.5平均浓度下降30%左右,到2030年实现空气质量达标。
  第五,城市设计要体现“古都味、东方韵、国际范”,正确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的关系。
  第六,京津冀协同发展已成为国家重要发展战略,与河北、天津规划部门合作构建京津冀分工合理的多中心网络和城镇走廊。积极研究在北京与周边的跨界地区选址建设环首都“国家公园环”,与北京的“城市公园环”和“郊野公园环”共同构成北京及东南部平原区的三道公园绿地系统。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院长王向荣教授则从人居环境角度,讲述了人与自然相互叠加的生态系统的演变过程,剖析了现阶段城市与自然系统分离的原因,倡导借鉴中国文化与哲学思想的原始人居模式,探索人工系统与自然系统的协调性及生态的稳定性,构建稳定的生态系统,以支撑城市系统、聚落系统和人类社会的发展。
  他强调,在规划建设中已有的生态系统可以改变,但是新系统中各个体系之间必须达成平衡。而实现这一系列平衡的策略需要广大从业人员认真谋划。
 
郊野公园冷静看水文基础要打牢
 
  北京在《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中提出建立四大郊野公园作为国家公园,用于抑制中心城市以“同心圆”模式蔓延,从结构上将北京的绿地系统连成一个整体,从而优化城市生态绿地功能。
  伴随着郊野公园建设热度不断提升,一些问题开始显现。诸如,设计手法城市公园化,急功近利进行大树移栽,冷季型草坪大面积栽植,植物种类单一,以栽培种为主要绿化材料,生态结构多样性、复杂度不够,游人数量严重不足等。对此,北京林业大学副校长李雄教授以石家庄市龙泉湖郊野公园为例,全面剖析该项目研究性设计的整个过程,令参会人员对郊野公园的科学设计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
  据悉,设计团队从资源节约性、场地适宜性、功能特定性角度出发,对项目的山水格局体量、功能空间划分规模、植物品种筛选配比进行周密部署,力求实现从景观至上到自然优先,从资源消耗到内部平衡,以及从模块破碎到景观整合三方面的跨越。
  在谈及具体措施时,李雄解释道,设计以利用雨水完成水景造景和园林植物灌溉,尝试打造低影响、低消耗的自然平衡的郊野公园。此外,在山地区保留山势,局部改造地形,以加强空间围合和小气候营造,并在缓坡区沿冲沟结合微地形打造“精品园”。另外,迎合场地原有地形地貌,保留现有地形脉络,避免大量土方调配,实现对场地适宜性的回应。同时,结合调查问卷及郊野公园功能定位,进行功能分区与安排;依据乡土植物、自足型植物和灌溉型植物特性,进行植物景观规划,最终确保设计方案满足功能需求,并呈现具有郊野公园特色的植物景观。
  对于“水”的重视,同样出现在
  AECOM中国区董事景观建筑总监梁钦东的报告中。他以“未来城市发展与蓝绿网络建设”为题,探讨以城市绿色开放空间为主的城市绿色网络与自然水体为主的蓝色网络的融合性。
  基于众多优秀案例及成果,他强调,只有在做好水域管理、水利保育、水源补充等“基础工作”之后,才能实现城市再生、滨水空间、亲水环境营造等目标。“想要实现项目的价值,水文是基础,之后才是满足景观的需求,最后再根据环境因素考虑是否创造经济价值。这个顺序要摆正。”
  旧城在不断改造更新,新城在迅速扩展蔓延,中国的高速城市化进程提供给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和景观设计师千载难逢的实践机会。梁钦东认为,中国的城市都具有整理出城市开放空间体系的巨大潜力。城镇化加速发展的背景下,新场地、新形势助推了项目转变以及景观实践新途径的诞生,推动了城市未来发展的健康形态。
  他强调,城市问题已经成为全球最紧迫的挑战,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和空气质量,经济紊乱,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些议题已经超出单个部门或机构的管理范围,而且横跨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无论是蓝色基础设施还是绿色基础设施,它们都是城市设计中不可分开的一部分,它创造着城市以及公众对城市的看法,尽管基础设施必须满足其基本的功能用途,但也必须成为城市肌理的一部分。”
 
多关注政经领域从身边小事做起
 
  基于“城市空间品质改善的政策视角”主题,通过对“梁陈方案”与“绿道”两个案例的分析,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石楠呼吁,作为规划设计师不能只把眼光投放在技术层面,也要对经济层面、政治层面有所关注,绝不能忽视决策主体的需要。
  同时,他强调要处理好规划管控的几个关系,一方面需要政府规制,但不要随意频繁地调整政策,确认城市设计的法定地位是底线要求。
  此外,“奇奇怪怪”不可取,但平庸也很可怕。设计控制是底线保障,它能够有效地防止次品的出现,但并不能保证孕育出精品。石楠指出,过度干预是导致城市景观千篇一律的制度原因,细节干预则是“奇奇怪怪”的温床与土壤———设计控制不应成为限制创新的制度借口。“空间不只是容器,也是生产力。规划管控的目的不仅在于功能的空间组织,也在于空间形态控制。规划设计人员需重新认识消费社会环境下设计在空间塑造、空间生产方面的价值,从而实现功能与形态的完美结合。”他说。
  石楠表示,城市规划已成为一门综合性学科和法制化工作,它与城市设计并不矛盾。城市设计不能替代城市规划,重要的是寓城市设计于规划管理之中,以及将城市设计的知识融入相对成熟的规划、建筑与风景园林知识体系之中。这不仅需要在专业人士中强化品质的概念,在决策者和普通市民中强化也十分必要。除了城市意识,文化认同、艺术修养以及价值教育都是需要强化的内容。
  在圆桌论坛环节中,嘉宾们针对北京市城市边缘地区扩张问题展开激烈讨论。专家们认为,对于城市边缘扩张的难题,首先要剖析问题根源,再寻求可行性对策。绿色、生态未必一定要划定特别庞大的规模,投入巨额资金。作为从业者要学会从身边小事做起,多关注微景观、微改造、微循环,通过拓展知识面,并在实践中积极寻求与其他专业的配合,长期理智反思,以推动整个城市的转型。由于部门权力分割等众多因素,北京城市的改善必然是一个长期过程,大家要建立信心,但不能急于求成。 

怎样在网上通过正确渠道赚钱相关的文章

澳门申博 澳门申博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遗漏 开心生肖 开心生肖 2019比较知名的棋牌游戏